当前位置:首页> 地铁娱乐资讯>   行走在地下----纽约地铁中国艺人的故事

行走在地下----纽约地铁中国艺人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1-4-22 13:44:26
本文被阅读了2789

    纽约的地铁有百年的历史,在这百年沧桑的地铁站里,有一道独特的风景线——那就是活跃在地铁里的各族裔的艺人们。不论唱摇滚还是蓝调,不论是打鼓还是吹笛,不论是弹吉他还是拉手风琴,不论是三五成群还是独来独往,他们都希望自己独特的表演能给每个乘坐地铁的人带来欢乐和愉悦,并由此获得相应的回报。在纽约的地下世界里,每天都上演着一幕幕“人间戏剧”,地铁艺人们有着说不完的故事,道不尽的人生……今天,就请你跟随我一起去走访一位地铁艺人,让他跟你聊聊他的故事,他的喜怒哀乐……


● 从中国厂长到纽约地铁艺人


    站在我们面前的这位地铁艺人叫卢宗礼,今年60多岁的他曾是广西柳州某发动机厂的厂长。到美国前,他根本没有想到,从小培养的业余爱好吹笛子,会成为他后半生在异国他乡谋生的手段。

    笛子,在卢宗礼的生活中曾经是对儿时、少年和青年生活的美好回忆。他颇为自豪地说:“我学吹笛子正式有老师教只有7天,那是儿时在少年宫参加音乐兴趣小组,跟少年宫老师学了7天后,老师说,我不能再教你了,你吹得比我都好。从那以后,我就开始了自学吹笛。”到了中学,音乐老师发现了他音乐天赋,就把他吸收进学校宣传队,“我第一次正式登台表演是13岁,此后,我中学的音乐老师常带我到文化宫演出,我还常在校际联欢会上露脸。刚参加工作时,我是工宣队的成员,常到学校演出。”

    文革后,由于又开始提倡知识的重要性,卢宗礼上了中央电视大学,学习无线电,后来在工厂当技术员、工程师,并一步一步走上领导岗位,最后成为厂长。他说,“在广西工作的17年,由于工作繁忙,从未再吹起笛子。17年后,我下海到深圳,在深圳一家公司当办公室主任,接待来宾时,有一次一时兴起,表演了吹笛子,同事们大为惊讶:‘没看出,你吹笛子这么拿手。’”

    2005年春天,因兄弟团聚,卢宗礼怀揣5000美元来到了美国。“开始时我根本没想到会在地铁当艺人,哥哥最先介绍我去做赌场发牌员。”于是,卢宗礼拿出3000元参加了发牌员培训班,经过3个月的学习,拿到了证书和执照。当他准备去应聘时,教会牧师的一句话“赌场是有众多邪灵的地方。”让他犹豫了,他跟哥哥说,“我不想去赌场当发牌员。”哥哥说:“那你就去赌场当清洁员吧。”于是,哥哥开车带着他,到赌场找工。“大西洋城13家赌场我们一家一家走过,没有一家要聘我的,于是我们又去了康州的赌场。2005年6月,在去康州赌场的路上,我们遭遇了车祸,小轿车被一辆中型卡车从后面撞上,虽然人没有受伤,车子勉强能开,但到了赌场,人家下班了。就这样,我的赌场求职算是彻底没戏了。”

    后来在报纸上看到华策会(一纽约华人社区服务机构)在招护理员,他就去应聘。由于英文不好,卢宗礼被拒绝了。眼看着找工的希望再次破灭,他急了,情急之下,他对考官说:“我会吹笛子,行不行?”考官问:“什么水平?”他回答:“我曾经到中央公园吹过一次,我一吹,老外都围上来,其中一个还说要帮我录CD。”“这水平应该可以,我帮你问问主任吧。”第二天,他就接到华策会的通知,可以应聘老年工,于是,他被介绍的华埠PS2小学去面试。“校长一听我会吹笛子,还信基督教,就马上把我留下了。没想到是吹笛子这个技能帮我找到了在美国的第一份工。”

     但老年工毕竟工作时间不长,收入有限,无法维持生活,“我还得再打份工。”可做什么好呢?卢宗礼一时还不知道。有一天,他哥哥终于按捺不住了,对他说:“你在纽约没法生活下去,还是回去吧,绿卡就不要了,就当来纽约玩一次。”卢宗礼说:“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我可以吹笛子,我在国内可是专业水平呀。”哥哥生气了:“你讲了多少遍了,可要有实际行动呀。”于是,第二天卢宗礼就背着包,带着笛子来到中央公园。

    “我对纽约一点也不熟,不敢到地铁里卖艺,就选了中央公园,我想,公园范围大,要是警察来了,跑还来得及。第一次出来卖艺可真难,我满脑子都是难为情,不好意思,拉不下脸……这样的念头,好容易到了中央公园,找了个公园围墙外的马路边,勉勉强强把包放在地下,拿出笛子……”

    “可说来也真怪,当我一吹起笛子,就沉浸在音乐的境界里,把什么都忘了。当时是夏天,中央公园附近的游客也多,很多路过的老外纷纷驻足聆听,当天我吹了将近4个小时,由于没有经验,他们放在我包里的钱我都没有收起来,最后地上的包里是蓬蓬的一大堆钱。后来我才知道这样很危险,很容易被抢,要陆续把钱收起来,留下几块放在那儿。”“我把一包钱拿回家后,全部倒到桌子上,和哥哥一分一元地一起点,一共50多元。哥哥开心地说:‘行了,你可以在纽约生活了,你找到饭碗了。’我的卖艺生涯从此开始了……”



● 在地铁卖艺,最开心的是被警察罚款


    “我最后选择在地铁里卖艺,是因为这里可以风雨无阻。每年,MTA只发出100个演出许可证,其他艺人在地铁站内演出都是非法的。肮脏的通道,浑浊的空气,列车轰隆隆开过,这不是什么好的环境,但为了生计,我和绝大多数艺人一样,只能无证演出。我们也知道自己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人,只要警察不爽,都可以开出罚单。被开罚单的理由常常是‘噪音太大’或‘行为不检’。卖艺五六年,我被警察抓过多次,是‘老运动员’了。”

    在地铁里,他常常和警察玩“猫抓老鼠”的游戏,远远看到警察来,就急忙收拾东西躲开,警察走了,再回来。但有时是便衣警察,就无可奈何了。“有一次,我看到一个美国人站在我面前,听得很陶醉的样子,后来又来一个人站在背后,等我吹完了,他们出示证件说是便衣警察!他们一前一后堵着我,我还能逃得掉吗?”

    逃不掉时,卢宗礼说,他就期盼警察开出有金额的罚单,“这样的罚单,一般一次是50元,我最喜欢了。每次我在填支票时都是哼着小曲,然后寄出。因为我知道,只要我今天寄出了这张支票,明天我又可以到地铁卖艺了。同一地点,一般警察不会天天给你开罚单,而且罚款无记录,被罚多少次你都可以继续去地铁里卖艺。”

    “我最怕的是无金额罚单,那要上庭,等候法官的判决,去年我就遇到两次,一判就是半年不能在地铁里演奏,我去年几乎一整年都没敢出来,就靠吃老本。法庭上我想申诉,但英文不好,翻译跟我说,不要申诉了,那算判得轻的了,我也只能作罢。”

     既然这样,难道不想考地铁艺人执照吗?卢宗礼说:“想,怎么不想,我还试过三次,但都失败了。”第一次他没经验,寄CD去报名,人家觉得这笛子吹得太好了,像假的,连名都不让报。第二次,填表时出错了,失去了资格。第三次找侄女帮忙,并寄磁带去,总算被批准了。“当时我是考独弦琴演奏,一方面由于扩音器音量调得太小,独弦琴高音部优美的声音发不出来,另一方面只是坐在那里演奏,评委觉得形式不够活泼,又失败了。经历了这次失败,卢宗礼不再去考执照了,他说:“中美文化有差异,中国民乐不可能有他们希望的那种活泼的艺术形式,很少有华裔艺人考到执照。”

(来源:网友)

第1页  第2页  

分享到:
上一篇:乘坐地铁上下班的六大好处
下一篇:失败、无悔——地铁完美女孩挤进我怀里(八)